现在这些患者只要有事都给我打电话

2018-01-09 12:42

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该村卫生室时,50岁的刘军正准备去一村民家出诊,卫生室里也有几个人在输液。刘军告诉记者,经过这么多年的宣传,村民对艾滋病的认识已经理性了不少,当初可是对同村的艾滋病人避如瘟神。

现在这些患者只要有事都给我打电话,跟朋友差不多。刘军说,现在这13名患者病情都很稳定,他会一直照顾这些病人,要么到他们去世,要么到我去世。(稿件来源:安徽网)

筛查结果出来后,为了给艾滋病人保密,刘军白天在诊所看病,晚上去艾滋病人家中治疗,成了这13名患者的私人医生。艾滋病人免疫力低下,常见病发病率远高于常人,夜间出诊是常有的事情。2010年冬天的一个雪夜,一名艾滋病人高烧并腹泻。刘军冒雪前去看病,匆忙中在路上摔伤,他不顾伤痛将病人的病情控制后自己才去做检查,最后发现是腿骨骨折。

为了消除村民的偏见和病人的心理负担,刘军想到了一个妙招。村里常有红白喜事,只要有暴露身份的病人去参加,他就前去和病人坐在一起吃饭、喝酒。时间长了,村民对艾滋病人的偏见逐渐淡化。

刘军介绍说,上个世纪80年代,该村有人曾去河南某市的黑血站卖过血,引起村民效仿,一次能挣几十块钱。

第一例病人被发现后,当地疾控中心对该村及附近村庄进行了大规模的筛查,时年40多岁的刘军申请参加到筛查工作中。那时候说让谁去做艾滋病筛查,都觉得是在骂人。因为大家都觉得自己距离艾滋病很遥远,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刘军说,当时几名重点怀疑对象都是曾经去卖过血的村民,他们觉得得了这样的病丢人,却不知道应该早发现早治疗。

村里人知道了我给艾滋病人看病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来我这看病。刘军说,2006年前后艾滋病人筛查结束,村民得知村里有艾滋病人,一时间人人自危,莫名的惶恐蔓延到了刘军这个艾滋病人医生身上,都不愿到卫生室来看病,卫生室顿时变得空荡荡。家人也劝刘军不要干了,我母亲已经80多了,她担心我,特别反对。

2004年村里首例艾滋病人去世时,有人得了艾滋病的消息像个炸弹一样转眼间传遍了整个村庄。顿时小村鸡犬不宁,逝者的葬礼无人出席,甚至连准备下葬的棺材都无人敢抬。怕啥?我都给他看了这么长时间的病不也没事吗?这时,刘军站了出来,大家才知道,他之前已经为逝者看了2年多的病,几名胆大的村民这才敢将病人下葬。

资讯排行